联系我们

  • 无锡市苏桥特种钢管有限公司
  • 电    话:0510-85362028
  • 传    真:0510-85360795
  • 邮    箱:13921511156@163.com
  • 销售经理:13921511156
  • 联 系 人:王经理 桑经理 豆经理
  • 地    址:无锡市新区城南路32
 

山东80后副县长模仿李佳琦直播卖光全县扒鸡

作者:无锡苏桥 来源: 日期:2020/9/15 9:49:57
分享到:
 

王帅是山东省研究院的博士,80后,两年前被派到济南市商河县挂职,做负责商务的副县长。山东约140个县城,商河经济排名120左右,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民多种植蔬菜,是山东省的“菜篮子”。据县政府统计,2018年底全县脱贫之前,900多村镇中有190多个还是贫困村,贫困人口有1.8万,这两年还在巩固脱贫成果。

从去年开始,王帅似乎找到了商河致富的一条路,他开始直播带货,皇家扒鸡因为他的视频三周内卖了一百多万元。据县政府统计,2019年,商河仅靠直播带货商品交易数额就达到300多万元,并间接带动品牌复购1000多万,网络销售额达到4亿。王帅说,做直播不光是为了助力脱贫,他还想带动县里的每一个村庄去适应互联网,成为真正的网红县,“我就是商河的店小二。”

王帅直播吃扒鸡视频截图。

这是搜狐新闻“致敬中国扶贫者”系列的第七篇。以下内容根据王帅口述整理:

1

去年12月,济南市政府想拍片子为商河的农特产品拍组视频宣传一下,希望找一些年轻面孔,90后的村镇干部,没有找到。我们县就说这里有个80后的,比较年轻,最终市里选择了我拍宣传片。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视频拍摄。

我以为很简单一个事儿。那天下午2点拍了第一条,也就十分钟,我拍完想走,他们说你这个肯定不行,中间有卡壳的,不流畅,镜头对着的时候,眼神已经飘忽了,基本没法用。最后我拍到晚上8点,六个小时。

那个时候李佳琦很火,他们让我现场学他的视频找找感觉。之前我只听说过这个人,知道是一个厉害的带货主播,但没看过他的视频。我就在网上临时搜了几段卖口红的视频看,他语速很快,喜欢说“哦买噶”、 “amazing”,感觉他是很努力的小伙子,卖的东西都秒没。

李佳琦在视频里都会喊“所有女生”、“宝宝们”,我觉得我也应该在正式介绍产品前加上这一句。拍摄团队听了很高兴,他们原本担心我身为县长,无法接受这种说法,没敢给我加戏。其实这有什么不能接受的,都是为了宣传商河的特产。

我就穿着白色衬衫、深色西服坐在办公椅上喊:“所有女生,你们的魔鬼来咯!” 一开始我理解错了,以为“魔鬼”是指我手里的扒鸡,我说“县长带着你们的魔鬼来了”。后来他们告诉我,“魔鬼”是指我自己,我才改成“你们的魔鬼县长来了”。

随后我就举起办公桌上的一袋扒鸡,对着镜头说:“今天种草的是,皇家扒鸡,历史悠久,距离千年老店只差八百年哦!” 这段台词也是我想的,皇家扒鸡有200年了,就把它说成“距离千年老店还有800年”,搞笑一点。现在网友都很年轻,应该适应他们。你得活泼,语调高昂起来,拖个尾音。打开包装袋戴上手套,掰开扒鸡,就开始像李佳琦一样说“哦买噶”…… 视频最后还得激动地站起来大声说:“买它!”

这在生活和工作中是不可能的,我的工作场景都是非常严肃的,有事说事,认真记笔记,不可能喊同事昵称,也不可能保持笑嘻嘻的状态。

视频里,我一口气吃了十只皇家扒鸡,嘴上满是油光,旁边还不小心沾了扒鸡的碎屑,看起来吃得非常香。其实就是模仿当时很火的“大胃王”,实际没吃那么多,五六只是有的,吃到最后麻木了,已经不知道什么味道了。

刚拍完对视频效果也很怀疑,没想到啊,30秒的短视频就把我们商河县的一个特产给做火了。拍完视频三周,皇家扒鸡卖了一百多万(元),脱销了,以前可能全年才卖一百多万。效果这么好,你别说拍六个小时,再拍六个小时也愿意。

拍摄团队建议我在各个平台开设账号,我就开了“王小帅”的账号,卖糖酥火烧,土鸡蛋啊,豆皮儿啊之类的农特产,他们还会催我更新。

第一次直播不是很自然。我旁边有一个助播,都是他在说,我插不上话。因为不太懂,不懂得跟网友互动,他们就不太愿意看,进来人看个新鲜,一会儿就走了。觉得很失败,大家都说我太严肃了,跟(在)县里开会一样。

后来直播前我会默默提醒自己怎么介绍特产让他们满意,直播时看弹幕,网友问什么味道,我就在镜头前试吃,不知道在哪儿买,我就自己买一单演示。

也有诋毁的评论,无非说我在炒作,想红,演戏,不干正事儿。看过也就过了,平时工作这么忙,根本没有时间因为这些伤心。线上店铺的客服也反馈,网友在后台问是不是县长本人,多大年纪,婚否?

王帅直播现场。受访者供图。

2

慢慢我对直播场景和业态就熟悉了。商河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山东省有137个县城,商河经济排120多名,是相对落后的。从去年开始县里就想通过电商和直播帮助农户脱贫,但互联网对贫苦户来说是门槛。我负责商务,平时和商户往来还算密切,知道他们的销量和渠道,就先教商户如何开线上店铺,直播带货兴起后,又培训他们做直播。

因为商河是经济欠发达县城,虽然商户参与培训学习,但热情并不高,觉得能不能卖出去还是问题。所以今年过年,我就亲自直播,告诉他们这是可行的,我用我的身份来背书。

但过年后疫情开始了。商河是山东的“菜篮子”,很多农户都承包了塑料大棚,往年春节大车进入商河将一车车的蔬菜运出去,今年没有车进来了,大年初二县政府就很着急,农户的西红柿都没法往外运,蔬菜也没法存放,只能烂在大棚里。

我是农民的孩子,懂那种感受,全家人都等着靠大棚的收入吃饭呢,如果蔬菜都烂在手里,孩子可能学都没法上。

那会儿又是疫情防控最严的时候,网上最火的就是哪里哪里防控多么“硬核”,挖掘机把村头堵了,村头的路被截断了,但我还要想办法把农户们的蔬菜卖出去。后来我们模仿“硬核防疫”,想了一个“甜蜜防疫”的点子。干部去村口也是拦着(过路)车不让过,但每劝返一个人,都会送他们一袋小西红柿,告诉他们“西红柿特别甜”,也是为了在网上宣传我们的农产品。

当时算上我,我们县有十几个政府干部都去大棚里直播。效果其实不错,周边市县的一些大车之前被劝返已经不来拉货了,后来因为直播的宣传,他们又都进来拉西红柿,农户就一箱箱的西红柿往车上搬,西红柿汁弄得满身都是,看着特别心酸。

疫情期间小商户李敏也非常着急。商河县的龙桑镇是糖酥火烧的发源地,李敏家的糖酥火烧店开了20多年,在商河有7家实体店。过年前三天,李敏家的厂子连续加班烘烤了三天赶制出来火烧,就等着大年初二开门卖,往年卖得都非常火爆,囤15万元左右的货,线下就能清仓。糖酥火烧的保质期短则一个月,长也不过两个月,今年街上空荡荡,这些货积压到最后也是销毁。

我当时决定连搞三天直播,每天播12个小时。我直播两三个小时,其他时间商户轮流在镜头前介绍卖货。李敏带了案板,面粉,馅儿,现场制作糖酥火烧,她一开始比较紧张,还写了稿子介绍糖酥火烧的发展历史、包装、口味等等。有天晚上我忙完工作已经11点多,去看看直播的情况,正好碰到李敏。

我问她直播情况如何啊?她说,今天不错,卖了200多单。她意识到直播离她非常近,也没有那么复杂。后来李敏自己也开了直播,把积压的货物都清了,没有赚钱,但这个时候不赔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就像政府规划一条街,招商让老百姓来就业,有钱赚你才能买东西,才能买房子,才能维持你的教育开支,这个城市才能活。我让大家在网上直播开店,就像规划一条商业街是一样的道理——我吸引1000个人就业,这1000个人如果起来(挣钱)了,背后就是1000个家庭,他就可能在商河买1000套房,这就能带动商河的发展,不就是这个道理么。

而且直播带货在家就能做,很多人可以待在家里照顾老人孩子,不用那么辛苦出门打工挣钱。就算一天卖不了多少货,也没多少成本。开一个实体店,每天能不能有100个人进到店里也不好说。

这就是我现在做的事情,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直播带货。现在干部直播没有以前那么方便了,需要请示和走流程,但如果需要我直播,我还是会出镜。我就是想通过我这个副县长的身份告诉大家,直播卖货是靠谱的事情,是正事,可以挣钱,但你要坚持,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卖多肉植物的农户,在王帅号召下开始直播。受访者供图。

3

我是山东省科学院的研究生导师,一直做大数据的研究工作,研究用户习惯和用户感兴趣的内容,天天在办公室坐着,难免不接地气。2018年有个到商河挂职副县长的机会,两年时间,我想我作为农民的孩子,也该为农民做点事情,就来了商河。

商河和济南市中间隔着黄河,济南城在南岸,商河在北岸,自古交通比较闭塞,影响了县城和外界的物资沟通,很多大企业也不想在商河投资。

但商河是平原,生态非常好,河流纵横交错,像江南小水乡。办公室里挂着商河地图,我刚来县城时给自己定了目标,要摸清县里有多少企业,有多少个村,每个村都有什么特色。但到乡里调研,总能看到那些特别贫困的家庭,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不是病了就是残了,没有收入来源,小孩儿没钱上学只能打工。我都不太忍心走进他们屋里。

2018年5月,商河县白桥镇蒜农在田间劳作。图源自视觉中国。

两年快过去了,我基本上摸清了各村庄的特色。有的村是“秧歌古村”,有的是糖酥火烧发源地,有的村庄有温泉,有的村庄产金蛋。我想让这些有特色的产品做成品牌,让商河成为真正的网红县,让全国的人提到皇家扒鸡、糖酥火烧或者其他产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商河。

直播兴起后我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努力。有个做起来的农户,他家建了大棚种植多肉,一千多平米的场地,有一百多个品种,招了五六个人在淘宝做直播卖货,每天三场,每场都有一千多人观看。多肉都编上号,买家想买就在评论里输入编号,想下单就下单了。

像卖糖酥火烧的李敏,还经常让店里员工开着镜头直播,那些人也不懂什么是直播,不会跟镜头前的人交流,但是就每天开着,拍店里的场景,来来回回的顾客,还有包装发货的场景,这就已经是在为品牌宣传。她的糖酥火烧也在适应客户做调整,现在做一些粗粮火烧,低糖、无糖的火烧,包装也更精致,不然卖不出去。

这不是一个很容易完成的事,最大的阻力就是大家对直播的不理解,尤其是村里的老人。他们觉得儿媳妇或者女儿在家里对着一个手机说话,整天看起来很闲,不干正事儿,也没看到挣钱,心里头不高兴。我们为村民请了导师,免费教他们怎么直播,如何涨粉等等,但适应互联网还要靠他们自己。

我去了薇娅的公司,四层楼堆满了世界各地的产品,来自各大洲的货品都有场馆展示,年轻人非常努力,一天只睡四个小时,能够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

来到商河快两年,我的挂职任务快结束了。每周从商河回一次市区和家人团聚,忙的时候就无法回去,对家人感到特别愧疚。我家有两个孩子,大的四岁,小的才刚刚满月,爱人产假我本该陪着,但也没陪。她虽然抱怨两声,但也没有反对。

不管以后谁来接替我的工作,我都希望商河能做成一个国家级的电商示范县。今年又是脱贫攻坚之年,实践证明直播带货是可以助力脱贫的,把直播带货或者农村电商做下去,会让村庄更好。这么久了,村庄也该振兴了。


 

上一篇:5名失踪印度青年已被中方找到

下一篇:没有资料

本网站(http://www.wxsqgg.com)刊载的山东80后副县长模仿李佳琦直播卖光全县扒鸡等版权均属于无锡市苏桥特种钢管有限公司,未经http://www.wxsqgg.com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网站山东80后副县长模仿李佳琦直播卖光全县扒鸡如原作者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谢谢合作。
最新资讯